思念盛如塵盛斯年安塵-完結版閱讀

思念盛如塵盛斯年安塵-完結版閱讀

思念盛如塵

更新時間:思念盛如塵思思一念來源:QR

思念盛如塵是由思思一念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型的小說,思思一念的《思念盛如塵》講述了盛斯年安塵的故事,這里為您提供思念盛如塵盛斯年安塵全文免費閱讀!思念盛如塵小說節選:盛斯年不會知道,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像安塵這么愛他。哪怕被傷害被誤會,安塵依舊心懷期盼,期盼有一天他能夠明白。然后當這一天真的來臨時,安塵卻已經心如塵埃,不愿再回頭……...

《思念盛如塵》在線閱讀最新章節:

第四章 你們再做什么

渾身的血液似乎一瞬間涌到了頭頂,怒火在胸腔翻騰,我氣憤的握緊了手機大吼,“你還是人嗎?為什么要這么做!”

“因為只有你死了!我才能高枕無憂的和斯年在一起,只有你死了,才沒人能阻止我們!”

安晴的聲音陡然變得尖銳起來,幾乎要刺穿我的耳膜。

“你真是蛇蝎心腸!你就不怕我報警嗎?”我聲音冰冷刺骨,心底更是陣陣發寒。

我怎么都沒想到,安晴居然會這么歹毒,不惜買通綁匪殺我。

她已經徹底瘋了。

“報警?呵呵。”安晴似乎聽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,咯咯笑了起來,“姐姐,你還真是單純呢,你以為你還能活著出去嗎?”

我絕望不已,安晴已經動了殺心,難道這一次,我真的躲不過了?

手機開著免提,安晴突然大聲命令,“你們把她輪了,然后再弄死,千萬不要讓她活著回來。”

我瞳孔驟縮,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。

“長得這么標志,我們這次賺了。”

綁匪們毫不顧忌的眼神打量讓我覺得惡心不已。

其中一個綁匪已經迫不及待的朝著我伸出了手。

“滾開,別碰我。”我大聲吼道。

“臭娘們,裝什么呢!”

啪的一聲,我臉上被打了一巴掌,火辣辣的疼痛,然而卻比不過我心中的恐懼。

一個滿臉橫肉的綁匪朝著我撲過來,撕開了我的衣服。

我拼命掙扎,瀕臨崩潰。

正當我絕望的想要去死的時候,車子猛的一個急剎車停了下來。

我身體由于重心不穩,腦袋直接磕在身旁的擋風玻璃上,痛的我眼淚瞬間掉了下來。

“他娘的,怎么回事?怎么突然停車了?”

我聽到綁匪罵罵咧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“前面好像有人攔了我們的車!”前面開車的司機聲音聽起來有些忐忑。

畢竟做他們這一行的,稍微有點風吹草動,就難免擔驚受怕。

聽到這,我如死灰般沉寂的眸中倏地重新燃起了光。

是有人來救我了嗎?

就算要死,我也不想被一群綁匪玷污再殺害,所以此刻的我,無比渴望有人救我逃離魔爪。

“打開車門,放了她!我已經報警了!”有人拍打著車窗玻璃,大喊。

“怎么辦?”綁匪們面面相覷,臉上神色驚慌。

畢竟他們只是受人之托拿錢辦事而已,可不想因此吃牢飯。

“將這個女的扔出去,我們逃吧。”其中一個綁匪提議。

幾個男人對視一眼,很快就認同了這個建議。

我還沒反應過來,車門突然被打開,而后一股重力將我使勁推下了車。

我摔在地面上,皮膚在尖銳的碎石上摩擦,痛的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。

車子很快重新啟動,從我身旁疾馳而過,帶起一片塵土。

“安塵,你沒事吧。”

一道充滿關切的聲音突然傳入我的耳中。

這聲音非常熟悉,是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陳靖男,我一直把他當成哥哥看待。

我一只手撐著地面,艱難的撐起半邊身子抬頭看他,“靖男哥哥,你……”

“安塵,你別說話了,你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,我現在就送你去醫院。”

陳靖男打斷我的話,他脫下外套披在我身上,動作溫柔的攙扶著我起身。

我想我此刻的模樣一定很狼狽,因為在陳靖男的臉上,我看到了毫不掩飾的心疼和憐惜。

“我不要去醫院。”我低下頭,神情疲憊的搖了搖頭。

“為什么?可是你受了傷?”陳靖男音量高了幾分,不解的看著我。

我咬著嘴唇,沒有回答。

盛斯年任由安盛買通綁匪綁架我,估計在他的心目中,也不希望我活著吧。

“靖男哥哥,你帶我離開這里吧。”

我滿臉祈求的抬頭看著陳靖男。

我現在什么都不愿意去想,只想逃離,逃離到一個盛斯年永遠都找不到的地方。

“好,那我先帶你去我家吧。”陳靖男嘆了口氣,語氣聽起來有些無奈。

我點了點頭,并沒有拒絕。

陳靖男開車帶我來到了他在海邊的別墅。

我剛下車走進別墅,還沒來得及站穩腳跟,就聽到身后傳來一道憤怒的嗓音,“你們在做什么?”

是盛斯年!

第五章 你可真臟

我渾身輕顫,雙腿猶如被釘在地面一般,半晌都沒有移動,更沒有勇氣轉頭看他一眼。

“我聽安晴說你們在別墅偷情,我還不信,沒想到是真的!”

盛斯年憤怒的聲音傳入耳中,我渾身一震,猛的回頭,“你胡說什么!”

一抬頭,我便看到了盛斯年暴怒的臉,順著他的視線,我看到了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樣,以及身上還披著陳靖男的外套,的確讓人容易誤會。

“安塵,你還真是賤!”

聽著盛斯年鄙夷的語氣,我心痛的快要窒息。

一定是安晴從綁匪那里知道我沒死,所以才會告訴盛斯年,讓他故意這個時候過來,以為我在和陳靖男偷情。

真是好算計呢!

“在你眼中,我就是這種人嗎?”

我毫不畏懼的迎視著盛斯年像是要殺人一樣的目光,輕輕笑了起來。

我已經分不清自己的笑容中,是自嘲多一點,還是失望多一點。

“在我眼里,你一直都是這種人,可是我沒想到你居然這么下賤!明目張膽的出軌,你把我當什么了!”盛斯年暴怒,冷著嗓音怒吼道。

出軌這兩個字,像是一把刀,插在我的胸口,讓我心痛的無法呼吸。

“你胡說八道些什么!我跟安塵之間清清白白。”一旁的陳靖男徹底看不下去了,面色鐵青的出面澄清。

“清清白白?”盛斯年冷笑,目光落在我的身上,面色冷若冰霜。

我順著他的視線低頭看了一眼。

這才發現,在我胸口白皙的肌膚上,一道曖昧的紅印清晰可見。

這是那些綁匪留下的,想到這,我連忙攏了攏衣領,試圖遮住這些刺眼的痕跡。

它會讓我想起剛才那些屈辱的經歷,還好陳靖男及時趕到,否則我真的不敢想象后果。

“不管你信不信,總之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。”

我倔強的抬頭直視著盛斯年,試圖做最后的辯解!

“我不會再相信你了,跟我回去。”

盛斯年突然大步上前,猛的攥住我的手腕,將我從陳靖男的身旁拉走。

他握著我手腕的力氣很大,我痛的咬緊了牙關,卻硬是沒有吭聲。

“你要帶她去哪?”陳靖男想也不想就上前阻攔。

盛斯年冷笑一聲,渾身散發著冰寒的氣息,讓人不寒而栗,“她現在是我的妻子,我帶她去哪,應該和你沒有關系吧?”

這句話一落,陳靖男瞬間愣在原地,趁著這個時候,盛斯年不顧我的拼命反抗,強行將我拖走了。

“你要帶我去哪?”我掙扎了兩下,然而他攥著我的手像鐵鉗一樣,我根本掙脫不開。

盛斯年冷著臉,一言不發的將我拉到副駕駛的位置坐了下來。

而后動作粗暴的將我身上屬于陳靖男的外套一把扯下,扔到一旁。

肌膚露在外,我不自覺打了個寒顫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車子在家門口停了下來,盛斯年連拖帶拽,動作毫無憐惜的將我帶到了浴室里。

他猛的打開花灑,冰冷的水濺在身上,我狠狠地打了個哆嗦。

“看看你自己現在什么樣子!給我洗干凈!”盛斯年拿起花灑,淋在我身上。

似乎覺得還不夠,他突然伸出手,狠狠地搓著我的肌膚,像是一頭暴怒的獅子,神情暴戾嘲諷,“安塵,你可真臟!”

第六章 徹底死心

我的肌膚都被他搓的發紅了,可是他卻還是沒有停下來,像是瘋了一樣,拼命的重復著這個動作。

我痛的眼淚在眼眶打轉,卻仍然倔強的抬著頭,不肯承認,“我和靖男哥哥什么都沒有,我就是單純的想離開你而已!”

“你說什么?”盛斯年怒極,他雙眸腥紅,死死的盯著我,似乎氣的恨不得將我生吞活剝了,眼神非常嚇人。

“我說我想離開你!”我梗著脖子,不管不顧的大聲重復。

“想離開我,然后和別的男人雙宿雙飛是吧?”盛斯年怒極反笑,臉上神情看起來陰冷的駭人。

我苦笑一聲,沒有回答。

我真的不明白,為何盛斯年非要認定我和陳靖男出軌了!

如果我真的能夠忘記他,愛上別的男人就好了,這樣也就不會這么痛苦了。

“不說話?那就是默認了!”盛斯年冰冷的聲音在頭頂響起,他再次緊攥著我的手腕,隨便給我套了件衣服,便將我給帶出去了。

反抗也是徒勞,我索性懶得反抗,像提線木偶一樣,任由他拖著擺弄。

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,盛斯年居然將我帶進了酒吧包廂。

看著包廂里一屋子的男男女女,迷離幽暗的燈光,香艷萎靡的場面,我開始感到害怕了。

“你帶我來這做什么?”我轉頭瞪著盛斯年,顫抖著聲音問道。

盛斯年勾唇笑了笑,他慢慢俯下身子,在我耳旁低語,語氣溫柔,說出口的卻是最殘忍的話,“你不是缺男人嗎?這里有的是男人,一定能夠滿足你!”

他的笑容在我看來是那么冷酷無情,我一顆心瞬間如墜冰窖,臉色變得慘白如紙。

他居然把我帶到一群男人聚會的地方,還說要讓這里的男人滿足我!難道在他的眼里,我就如此不堪嗎?

“盛總,你今天怎么來了,快坐!”

盛斯年一出現,便立馬被大家奉為座上賓,一群人點頭哈腰,殷勤的百般討好著他。

盛斯年面色淡淡,他拉著我走到角落的空位上坐下。

我剛坐下,便察覺許多道視線落在我身上,這讓我覺得非常不舒服。

我不喜歡這種像動物園里的猴子一樣,被人一直盯著圍觀的感覺。

下一瞬,我聽到有人小心翼翼的問,帶著幾分好奇,“盛總,這位是你的夫人?”

盛斯年抬頭淡淡瞥了那個人一眼,緊接著,他彎了彎唇,似笑非笑,“不是,只是個玩物罷了,你要是喜歡的話,送給你也無妨!”

我猛的抬頭,不敢置信的盯著盛斯年。

他怎么可以說出這種話?

我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,可是周圍起哄的聲音讓我知道自己并沒有聽錯!

他居然如此狠心,我支離破碎的心再次被狠狠補上了一刀,原來痛到極致,是這種滋味。

“真的嗎?那太好了,謝謝盛總。”

聽著那個男人激動無比的聲音,我勾了勾唇,無聲慘笑。

笑自己多年的癡心錯付!

呵,這就是我愛了這么多年的男人!真是愚昧可笑!

“小美人,過來陪我喝兩杯!”那個男人瞬間將目光移到了我的身上,眼神中是毫不掩飾的欲望。

我咬著下唇,忍不住抬頭看了盛斯年一眼。

他的臉上非但沒有絲毫生氣的跡象,反而笑著幾分笑意,一副看好戲的神情。

我終于徹底死心。

我認命的走到那個男人身旁,端起他面前的酒杯,仰頭一口飲盡。

同類文學小說

三人麻将手机游戏 天星山西麻将手机版 pc蛋蛋本周走势图 188比分直播吧直播吧 15分钟股票交易模型 北京皇冠体育公司 九线水果拉霸技巧 时时彩大小单双的公式 福彩快乐12杀号技巧 三升体育是什么公司 天津麻将微信群 北京福彩网怎么买彩票 体彩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188比分旧版 雪缘网足彩直播 手机捕鱼外挂通用版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彩